互联网让文物「活起来」

2019年-01月-07日 10:26:57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

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在2018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上進行演講,講述故宮借助互聯網技術,已打造成全世界最強大的數位博物館。 資料圖片

如今,各個傳統領域憑藉著「+互聯網」或被「互聯網+」,紛紛迎來了自己的「新生」。博物館也不例外。一直以來,「如何讓年輕人對文物感興趣」,是困擾著全世界博物館的難題。如今,借助互聯網的力量,曾經看上去嚴肅沉悶的「國寶」,正變得越來越有趣;博物館裡的文物也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歡迎。

互聯網助文物「復活」

2018年9月2日晚,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席捲了巴西國家博物館。這幢有著200年歷史的古建築,連同近2000萬件文物,一夜之間都變成了廢墟。

然而,在大火過去3個月後,穀歌的藝術文化團隊卻正在試圖讓這些文物「復活」。如今,在「谷歌街景」中,使用者可以通過滑鼠或手指的移動來全方位地遊覽博物館,也可以放大或縮小文物展品,閱讀詳細的文字解說,如同身臨其境。

這都得益于2016年谷歌同巴西文化部開展的數位化博物館合作,更具體的說,是得益於互聯網的發展與相關技術的進步,如高解析度攝影、3D(三維)鐳射掃描、虛擬實境(VR)和增強現實(AR)。數位化博物館,不僅為遊客引入了全新體驗,還在人類遭此文化劫難時,幫助人們保護了世界上最珍貴的遺產。

在這一方面,中國也走在世界前列。如今全國大多數博物館基本實現了互聯網全覆蓋,並正努力通過互聯網、AR、VR等各種新傳播管道講好文物故事,豐富用戶體驗,不斷拉近文物與人們的距離。日前,上海博物館舉辦了《丹青寶筏——董其昌書畫藝術大展》,在展廳中設置了數位大屏對重點作品進行高清展示,使觀眾盡覽巨型手卷和立軸的全貌和細節,彌補了其參觀效果的局限;針對重要的藏品辨析問題,特設學術探討和解讀專欄,以視覺化、可互動的形式將書畫辨析研究的過程進行了完整的展示……這些都是數位人文研究手段與博物館結合的大膽嘗試。

博物館文創成爆款

在剛過去的2018年12月,許多中國女性的朋友圈都被故宮文創推出的六色口紅刷了屏。每只口紅的外殼上裝飾著皇家刺繡、古董傢俱和仙鶴等圖案,其靈感就來自於故宮博物院展出的文物。故宮口紅上線僅4天,買家就將10萬多隻口紅搶購一空。這讓故宮不再僅僅是歷史厚重的博物館,更成為深受人們喜愛的時髦品牌。

事實上,這早已不是故宮的文創產品第一次成為「網紅」和「爆款」。自2013年起,故宮文創和故宮淘寶就不斷開發各類「爆款」文化創意周邊產品,如「奉旨旅行」行李牌、「朕就是這樣漢子」摺扇、朝珠式耳機等,一次次地抓住了年輕人追求獨特與個性的心理,每每推出的文創產品均大受歡迎。故宮文創也成為年輕人口中響噹噹的文創品牌。

2016年5月11日,文化部、國家發展改革委等聯合發佈了《關於推動文化文物單位文化創意產品開發的若干意見》,推動了博物館文創的進一步發展。各大博物館紛紛推出符合自己文化調性、具有自身展品亮點的文化周邊產品。比如陝西博物館「唐妞」公仔、湖南省博物館馬王堆養生枕系列產品、蘇州博物館「文衡山先生手植藤種子」等都深受消費者青睞。2018北京國際文創產品交易會上,首都博物館為傳承清宮技藝之美,開發出「文具系列」、「家居生活系列」和「旅行系列」三個主題的現代衍生品,讓人們的生活無時無刻不被這些清宮美物所圍繞。

此外,國際著名博物館的文創產品也開始登陸中國。2018年7月1日,大英博物館天貓旗艦店正式上線,中國消費者可以通過互聯網購買千里之外的博物館文創產品,這不僅豐富了中國消費者的選擇,同時也為國內博物館做好文創產品的開發提供了借鑒和學習的思路。

挖掘文物背後故事

「文博熱」的持續升溫,在影視領域也相當明顯。2016年,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在一個聚集「90後」的彈幕視頻網站上成為「網紅」,並且在豆瓣網上的評分超過了時下大熱劇集。2017年,央視打造的文博探索節目《國家寶藏》橫空出世,成為現象級綜藝,多家博物館參觀人數直線上升。2018年,抖音聯合國內七大博物館製作的《第一屆文物戲精大會》H5在朋友圈瘋狂刷屏。

對於普通大眾來說,簡單標注文物的長度、寬度、年代是枯燥無味的,人們真正想知道的是在當時那個時代,這件文物背後發生過的故事。《國家寶藏》正是抓住了觀眾的這一需求,把古板的文物,變成了感人涕下的光影故事。

在挖掘故事時,人們既要回到過去,又要立足當下。時代正無比呼喚「工匠精神」,而這正好在文物修復師身上得到了完美體現。當文物和文物工作綜合的故事與時代精神找到了契合點,就必然能夠得到人們的喜愛。

在資訊爆炸、各種娛樂技術高度豐富的時代,博物館之所以能重新「闖」進人們的視線,互聯網作為全新的傳播手段固然是一個因素,但更重要的還是相關從業者挖掘出了文物背後的故事,這也正是互聯網能讓文物「活起來」的秘密所在。

故宮博物院院長單霽翔在2018全球移動互聯網大會上進行演講,講述故宮借助互聯網技術,已打造成全世界最強大的數位博物館。 資料圖片

如今,各個傳統領域憑藉著「+互聯網」或被「互聯網+」,紛紛迎來了自己的「新生」。博物館也不例外。一直以來,「如何讓年輕人對文物感興趣」,是困擾著全世界博物館的難題。如今,借助互聯網的力量,曾經看上去嚴肅沉悶的「國寶」,正變得越來越有趣;博物館裡的文物也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歡迎。

互聯網助文物「復活」

2018年9月2日晚,一場突如其來的大火席捲了巴西國家博物館。這幢有著200年歷史的古建築,連同近2000萬件文物,一夜之間都變成了廢墟。

然而,在大火過去3個月後,穀歌的藝術文化團隊卻正在試圖讓這些文物「復活」。如今,在「谷歌街景」中,使用者可以通過滑鼠或手指的移動來全方位地遊覽博物館,也可以放大或縮小文物展品,閱讀詳細的文字解說,如同身臨其境。

這都得益于2016年谷歌同巴西文化部開展的數位化博物館合作,更具體的說,是得益於互聯網的發展與相關技術的進步,如高解析度攝影、3D(三維)鐳射掃描、虛擬實境(VR)和增強現實(AR)。數位化博物館,不僅為遊客引入了全新體驗,還在人類遭此文化劫難時,幫助人們保護了世界上最珍貴的遺產。

在這一方面,中國也走在世界前列。如今全國大多數博物館基本實現了互聯網全覆蓋,並正努力通過互聯網、AR、VR等各種新傳播管道講好文物故事,豐富用戶體驗,不斷拉近文物與人們的距離。日前,上海博物館舉辦了《丹青寶筏——董其昌書畫藝術大展》,在展廳中設置了數位大屏對重點作品進行高清展示,使觀眾盡覽巨型手卷和立軸的全貌和細節,彌補了其參觀效果的局限;針對重要的藏品辨析問題,特設學術探討和解讀專欄,以視覺化、可互動的形式將書畫辨析研究的過程進行了完整的展示……這些都是數位人文研究手段與博物館結合的大膽嘗試。

博物館文創成爆款

在剛過去的2018年12月,許多中國女性的朋友圈都被故宮文創推出的六色口紅刷了屏。每只口紅的外殼上裝飾著皇家刺繡、古董傢俱和仙鶴等圖案,其靈感就來自於故宮博物院展出的文物。故宮口紅上線僅4天,買家就將10萬多隻口紅搶購一空。這讓故宮不再僅僅是歷史厚重的博物館,更成為深受人們喜愛的時髦品牌。

事實上,這早已不是故宮的文創產品第一次成為「網紅」和「爆款」。自2013年起,故宮文創和故宮淘寶就不斷開發各類「爆款」文化創意周邊產品,如「奉旨旅行」行李牌、「朕就是這樣漢子」摺扇、朝珠式耳機等,一次次地抓住了年輕人追求獨特與個性的心理,每每推出的文創產品均大受歡迎。故宮文創也成為年輕人口中響噹噹的文創品牌。

2016年5月11日,文化部、國家發展改革委等聯合發佈了《關於推動文化文物單位文化創意產品開發的若干意見》,推動了博物館文創的進一步發展。各大博物館紛紛推出符合自己文化調性、具有自身展品亮點的文化周邊產品。比如陝西博物館「唐妞」公仔、湖南省博物館馬王堆養生枕系列產品、蘇州博物館「文衡山先生手植藤種子」等都深受消費者青睞。2018北京國際文創產品交易會上,首都博物館為傳承清宮技藝之美,開發出「文具系列」、「家居生活系列」和「旅行系列」三個主題的現代衍生品,讓人們的生活無時無刻不被這些清宮美物所圍繞。

此外,國際著名博物館的文創產品也開始登陸中國。2018年7月1日,大英博物館天貓旗艦店正式上線,中國消費者可以通過互聯網購買千里之外的博物館文創產品,這不僅豐富了中國消費者的選擇,同時也為國內博物館做好文創產品的開發提供了借鑒和學習的思路。

挖掘文物背後故事

「文博熱」的持續升溫,在影視領域也相當明顯。2016年,紀錄片《我在故宮修文物》在一個聚集「90後」的彈幕視頻網站上成為「網紅」,並且在豆瓣網上的評分超過了時下大熱劇集。2017年,央視打造的文博探索節目《國家寶藏》橫空出世,成為現象級綜藝,多家博物館參觀人數直線上升。2018年,抖音聯合國內七大博物館製作的《第一屆文物戲精大會》H5在朋友圈瘋狂刷屏。

對於普通大眾來說,簡單標注文物的長度、寬度、年代是枯燥無味的,人們真正想知道的是在當時那個時代,這件文物背後發生過的故事。《國家寶藏》正是抓住了觀眾的這一需求,把古板的文物,變成了感人涕下的光影故事。

在挖掘故事時,人們既要回到過去,又要立足當下。時代正無比呼喚「工匠精神」,而這正好在文物修復師身上得到了完美體現。當文物和文物工作綜合的故事與時代精神找到了契合點,就必然能夠得到人們的喜愛。

在資訊爆炸、各種娛樂技術高度豐富的時代,博物館之所以能重新「闖」進人們的視線,互聯網作為全新的傳播手段固然是一個因素,但更重要的還是相關從業者挖掘出了文物背後的故事,這也正是互聯網能讓文物「活起來」的秘密所在。(據大陸人民日报海外版報導)

[责任编辑:汪明珠]

更多内容